長江云客戶端

長江云公眾號

人生很難,半個喜劇足夠

小時候無知,害怕。

長大后知道,害怕。

-1-

坐進電影院還不到十分鐘,

我就知道孫同是一個慫人。

在這部年度喜劇黑馬《半個喜劇》的首映禮上,沈騰哭紅了雙眼。

而我相信,

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這個角色。

是的,孫同太慫了——

先是目送暗戀的對象成為兄弟鄭多多的未婚妻,再替鄭多多的婚前出軌頂包,

而為了留在北京的戶口,

寶寶心里苦,但寶寶還不能說——

鄭多多幫助孫同安排了一份,

實習期順利通過,

就能取得北京戶口的工作。

卡貝爾說過:喜劇常常是一出鬧劇。

孫同慫得有多荒誕,

這部戲就有多喜劇。

但為什么沈騰會哭呢?

因為,太像了——

荒誕的背后,正是我們這些小人物曾經的疲憊與酸楚。

那個慫人,何嘗不正是你或我。

-2-

如果說孫同的慫過于荒誕,

那現實中,“低配版的孫同”隨處可見。

網友“張小小大肉肉”就是一個。

上大學的時候,

我敢拍著桌子跟導員打架打到書記來勸,

上班之后,

不管面對多無腦的人都能面帶微笑。

老了,慫了。

哪里是他老了,

以前人們還會說:

不要罵年輕人,中年人比較慫。

事實上是現在的年輕人,

也該慫就慫。

就像一個段子說的:

希望長大后,爸爸一直陪著我。

可怕的是,愿望實現了——

20年后的今天,

甲方爸爸不分晝夜地陪著我。

不是有一句調侃么:

似乎現在年輕人“叫爸爸”的流行速度,

已經遠超了娶妻生子的進度。

也許,大部分人所謂的長大,

都是一個緩慢認慫的過程。

-3-

我們為什么認慫了?

從網友“拔劍四顧心茫然”的故事里,

或許能找到答案。

上周我的頂頭上司終于被我罵了。

這個人喝多了就喜歡到處打電話騷擾人,

終于在半夜騷擾我的時候,

被我劈頭蓋臉一頓頂。

所以,第二天我一大早就提著早飯,

跑到公司去道歉認錯了。

一夜之間態度的扭轉,

是情理之外,卻是意料之中。

就像《半個喜劇》中,

孫同的上司知道他和老總兒子是好兄弟后,

能立馬川劇大師附體,上演“變臉”戲碼,

改變對孫同的態度一樣,

因為害怕,他們認慫了。

所以,慫的表現有千萬種,

但慫的原因只有一個——害怕。

小時候無知,害怕。

長大后知道,害怕。

-4-

慫,總不會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,

也許總有一些事,在你認慫了之后,

久久不能釋懷,怎么辦?

日本編劇金子茂樹曾對“人”下過一個定義:

就是當事情進行得不順利的時候,

就找尋理由的生物。

于是你盡可以在網上隨處可見一些與其說喪,不如說是慫的毒雞湯——

那些把我打倒的人,謝謝你們,

躺著真舒服;

我每天拼了命的努力,

就是為了向那些看不起我的人證明,

他們是對的;

以后讓你難以釋懷的事情多了去了,

多到你會對此不屑一顧,

然后回想起自己現在的內心糾結,

微微一笑,道:這就是人生;

…………

慫并不可怕,

可怕的是你還相信這句話。

-5-

甚至,心安理得慣了,

還會發現慫的“好處”——

以前得不到的,現在不想要了。

在看《半個喜劇》之前,

我去網上搜了一下觀影評論,

看到了這樣一個觀影留言:

當孫同對他媽說要一步到位找個歲數大的富婆時,我哭了。

我理解他為什么哭了,

因為孫同在說這句話的時候,認真了。

當一個人開始認真要成為一個自己曾討厭的人,他不值得同情么?

而這何嘗不是在同情我們自己——

以前,我們還喜歡談夢想,

現在開始喜歡幻想“何以解憂,唯有暴富”;

以前,我們想能,

現在,我們只能想,甚至都不再去想;

以前,慫是貶義詞,

現在,慫被我們解釋成了小清新的從心。

-6-

慫,真的是從心么?

很喜歡任素汐飾演的莫默的這句臺詞:

“你不要管別人,

現在就問問自己心里怎么想的。”

這句話是對孫同說的。

這時孫同莫名其妙喜歡上了莫默,

他一如既往不敢表白。

因為鄭多多會說“我睡過的女人就是我的”;

因為已經默認他能留在北京,

賣掉老家房子的媽媽,

力勸他不能得罪鄭多多,

并發出靈魂的一問:

就差一步,就差一步,

你就成功了,你就是北京人了。

看到了吧,電影中的鄭多多和孫同媽媽,

就是現實中我們慫的真相——

慫,并不是從心,

而是心被多個人壓住了,且還不敢抵抗。

-7-

人生如果都是玩命抵抗,確實很累,

但這是慫的理由么?

莫默給出了她的答案:

“我不是不知道這個世界什么樣,

我就是這樣試試行不行。”

是不是覺得這句臺詞,

特別符合任素汐本身的特質。

事實上,這部電影的劇本,

80%來自演員的即興創作。

從入行時因外形不夠出眾,

幾乎無戲可拍,

到現在被人夸贊整容般的演技,

任素汐說出的這句臺詞,

為莫默賦予了靈魂——

她受過傷害,但她就沒慫過。

對呀,你不試試怎么知道呢?

慶幸的是,最后慫人孫同試了,

于是,他失去了曾經委曲求全獲得的一切,

于是,他開始了自己“不要臉”的人生——

“我不要臉,我要你。”

人生到了一定年紀,

如果還知道,還敢于“我要”什么,

是不是一個喜劇?

-8-

總有人說,2019年是最難的一年。

在今年,我也感受到了。

也曾問過一個朋友:

明年會不會好一點?

朋友回答我:

你想要什么樣的答案?

對于有可能聽到你不喜歡的答案,

就不要問。

莫默也曾面臨類似的一個問題:

遇到渣男,下一個是不是好一些?

她沒問,

因為有時候慫男比渣男更可怕。

很喜歡作家劉墉的一句話:

成熟的人,不問過去,

聰明的人,不問現在,

豁達的人,不問未來。

莫默就是如此——

別問,問就是別慫。

不慫,所以才有網友的這句評價:

前半部分虐心,后半部分虐狗,

虐的單身狗。

不正是如此么——

人生很難是一部完整的喜劇,

半個喜劇已足夠,

2019,難過,2020,別慫。

來源:拾遺微信公眾號

(編輯:郭小涵 審核:蔣艷)
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

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0216號

闲着没事怎么赚钱